阿零同学

一条失去梦想的咸鱼_(^q^)∠)_欢迎吐槽我。

(我英)兄妹/姐弟梗

※沉迷老梗无法自拔

※轰篇是姐弟,其余为兄妹

※亲情向:D

※内含绿/爆/轰/暗

绿谷出久

  你和你哥都是无个性,自从这个事实暴露后,你和你哥无一没有遭受过欺凌,小小的差别不过是——你身上受的伤较少,绿谷则为多而已。

  绿谷是一个非常温暖的哥哥,在你的印象中,至少他是这样的。当你和你的哥哥受欺负时,绿谷即使痛得难以忍受,也会艰难地挡在你的身前,为你抵挡住一部分攻击;回家后,两人又悄悄背着母亲,偷偷跑到房间里,习以为常地拿出酒精来擦拭伤口。

  “还疼吗?恩……疼的话,也请稍微忍耐一下吧,xx……”

  “……咦咦咦?!不、不要哭啦!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太用力了吗我不是故意的!”

  “给你吹吹,呼……痛痛飞走,痛痛飞走……”

  看见你哭得惨兮兮的脸上终于展露笑容,颇为紧张的绿谷不由得松了口气,轻轻地揉了揉你软软的发顶。

  虽然是无个性,但是我也希望在我能所力及的范围内保护你。

  后来,你的哥哥似乎拥有了个性,并且也成功地被雄英高中录取了。你由衷地为他感到高兴,对他既是羡慕又是失落。从小到大,哥哥为你付出了很多,可是你却一点用处都没有啊……这份回报该怎么给予呢?

  你纠结了半响,只想出最无力的结果——当面对他表示感谢吧。不过你是没有想到,来自你的哥哥的回应。

  “哥哥——”你扑到回到家的绿谷身上,声音沉闷,“谢谢你……”

  一如既往地接住撒娇的你,脸上扬起笑容的绿谷一顿,问道:“怎么了,xx?”

  “……一直以来,一直都是哥哥为我付出了许多,可是我却没办法为哥哥做些什么呢……你一直都好厉害呀。”

  “不对哦。”

  “……?”

  绿谷拍了拍你的头,牵着你的手朝屋内走去。

  “是你给予了我前进的目标与动力呀。你也是一直都给哥哥带来了活力与希望哦。”
——

爆豪胜己

  老哥的暴脾气众所皆知,作为他的家人也无法幸免。最过分的是,你似乎受到来自老哥的“关怀”更多一点。于是,你和你老哥吵起来了。

  “天天摆着张恶人脸,你真的是想成为英雄的人吗???”

  “哈?!你欠收拾吗蠢货!连自己个性都没有控制好的人没资格说我吧!”

  “哦哟,那天才君你可真棒棒哦!一直这么凶可别找不到女朋友啊!”
 
  :D爆豪夫妇表示习以为常,因为你和你老哥的吵架每天都有啊。关于如何使你们的吵架结束,光己女士表示,只要在你俩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揪住爆豪胜己的耳朵骂他一顿就好了。

  虽然你和你哥的关系似乎挺水火不容的样子,但是也不是真的很恶劣啦!从某种方面来说,你还是很喜欢自己口是心非的哥哥的啦。

  国中时期,你和你哥上的学校不同,所以尽管在家里有讨论过,但对彼此的学校生活还是不太了解。你班级里的男生性格恶劣,那会儿他们也还没听说过爆豪胜己这位暴躁老哥,并且你在班里也是一个能力较弱的人,于是便以天天捉弄你为乐,这份乐趣逐渐扭曲为了校园暴力。

  一开始,你的反抗不被放在眼里,回到家被问起缘由你也只是草草地说了句玩笑而已,后来被更过分地对待以后,你却选择了默不作声地承受。你的承受直到某一天看见你哥在你回家路上堵了你。

  你吃惊地看着面无表情却浑身暴戾的爆豪胜己,又望见了他身后一群被揍成猪头样的欺负你的男生们。

   “道歉。”

  爆豪胜己满含胁迫的声音响起,之后的场面大概是令你永生难忘了——一排本来在你面前溜得飞起的男生们齐刷刷地朝你鞠躬致歉,声音洪亮整齐:“对不起!!!”然后无不狼狈地逃走。

  你望着他们的背影,突然感觉后背发凉,你被你哥的眼刀瞪回神来。求生欲极强的你立刻站直身体。

  “……你是傻子吗?!被人欺负了还不说!你当自己很能啊!”

  那群人一走,你哥立刻对着你暴跳如雷起来,猩红的眸子死死瞪着你,咬牙切齿的模样极为恐怖。

  你张张口,却发现自己哑口无言,只能看着他一步一步吵你走来,狠狠地赏了你几个毛栗子,拽着你回家,路上一面疯狂骂你各种蠢一面各种颜艺。

  爆豪胜己似乎是嫌骂你骂累了,停了一会儿,久到你以为这风波过了。到家门口的时候,正当你准备喜滋滋地冲进去时,爆豪胜己拉住你的后领,用压迫的眼神扫了你一眼。

  “喂,以后跟老子一起回家。把你在学校里的事全说出来。啧,早让你跟老子上一所学校不就没事了。”

  你:哥啊,之前我都是图了啥呀。
——

轰焦冻

  你是你一家中被嫌弃的最为淡定的那一个子女。因为你奇葩又独特的性格,你被你的兄长的姐姐吐槽了不下十次,直到你弟轰焦冻出现在你的生活里。

  _(:з)∠)_好啊,其实你小时候根本没见过你弟多少次。毕竟被那个男人当作失败品嘛,那你又怎么可能有很多次机会见到“成功品”呢?你顶多也就看见过脸上没疤的他两三次,“成功品”大多数时间都是被男人抓去训练的。之后你弟脸上有疤后,性格大变,超额完成训练量不说,效率也提高了不少。那个男人对此表示很满意,虽然并没有对他降低要求,但也逐渐放宽了他与你和兄长等人的接触。

  你本来以为你弟应该是最排斥你这种性格的,但和他多次接触下来后,意外地发现他和你相处得还挺融洽,后来渐渐关系变好了,他偶尔会依赖你。

  大概只有那一次让你帮他买荞麦面的时候吧。

  你面无表情地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上各种有关欧尔麦特的广告。

  你边看电视,边伸手去抓一旁的薯片,结果摸了个空。想着家里零食可能没了,你拖着音调喊道:“弟啊——”

  “……”

  没人理你。

  你疑惑,你弟虽然是个伪高冷实天然呆但不至于不理人啊,于是你又喊了一遍:“轰焦冻?”

  还是没人理你。你瞬间了然,起身走向他的房间,一脸的我懂。

  小孩子的叛逆期来啦。

  你心里既惆怅又欣慰。(?)

  走到你弟房间门口,你敲敲门,听到门内人带着鼻音的“请进”的回答,你心中带着疑虑进入了你弟的房间,然后四眼对视。

  “……”

  弟啊,叛逆期不是用来针对你这个全能废的姐姐的。

  你面无表情地看着难得感冒了的轰焦冻,见他红着眼眶缩在床上,十分无奈地叹了口气。

  “弟啊,姐和你说。兄长和大姐都出去了,你这个不成器的姐姐也不会照顾病人……你不妨将就着忍忍?”

  淡定地接受了来着弟弟复杂中又略带嫌弃的眼神,你冲他郑重地一点头,退出房间,以至于没有看到你弟崩人设的抽搐嘴角的表情。

  你做人还是有点良心的,更何况那是你弟,而且还是长得很OK的弟弟。但是这掩盖不了你是个全能废的事实,你只是给他倒了杯开水瞬间给他冲了感冒药。

  看着你弟乖巧喝药的模样,你情不自禁地露出姨母笑。

  哎呀,美少年果真是美少年,生病了也是那么美味呢。^q^

  “姐,你应该收收你脑子里的东西。”

  你弟平平淡淡的声音传进你的耳里,你这才发现自己刚才将心里话不小心暴露出来了。于是尴尬地咳咳几声。

  这大概就是你和你弟的日常了吧。
——

常暗踏阴

  你哥……是十分典型的中二。先不说他房间里的那堆东西,从你哥平时的言行举止就能看出来了。不过你哥有个非常可爱的个性,你有空就会缠着你哥放出他的个性陪你玩。

  “哥哥——我想和黑影玩啦!”

  “不行。”

  虽然你哥每次都会很艰难地拒绝你,但你并没有放弃。

  “为什么啦!”你死死地抱住你哥,脸上露出真挚的表情,“人家那么无聊的说——”

  “……你的作业还没完成。”

  “嘁。”

  “……”

虽然说你哥是个中二,但每次和你对话的时候意外地还挺正常?

  这么想着,你更加开心地纠缠起了你哥,乐此不疲。可怜兮兮的作业就被你遗忘在了一旁。

  常暗踏阴:……

  你觉得你哥是个很强大的人,你偷偷跟着你哥,看着他训练他的个性时,你这么想着。直到后来你也这么坚信着。因为你哥是个很有责任心,非常温柔的人呀!温柔的人都是非常强大的!

  乃至你听见有人吐槽你哥的乌鸦头时,你都会狠狠地骂回去。

  “乌鸦头怎么了?你见过那么厉害的乌鸦头吗!我跟你说,到晚上你出来,我们小树林见!让你看看我哥是不是超级棒!他就是个又中二又霸气的乌鸦头!”

  常暗听说后非常感动,并且以训练个性为由让你一个星期都处于肌肉酸痛的状态中。

  :D所以哥哥对妹妹的感情都是真的,莫要不信呐。

  据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黑影先生提供的消息,常暗有一本厚厚的相册,里面的照片有你从小到大的照片,一一都规规矩矩地躺在书里。相册名为“黑暗盛宴。”

  被你发现后你拿着手电筒追着你哥跑了三个小时。(不)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