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零同学

一条失去梦想的咸鱼_(^q^)∠)_欢迎吐槽我。

(凹凸乙女)再见

※嫖卡卡
※是无脑刀
(*/ω\*)没想到在老福特上的第一篇文章竟然是给卡卡的呢,哎呀未成年真是可爱

  你是一个烂大街的穿越者,当你发现自己莫名其妙地出现在雷王星的时候半点惊讶都没有,甚至还想冷笑几声。

  现在你被一个自称你父亲的男人扔进了皇宫,在你苦兮兮地准备浑水摸鱼的时候,那个男人被处死的消息就传到了你的耳中。事情发生得很突然又很寻常。那个男人的身份似乎不一般,但为什么死就不关你的事了。

  (一)

  “大哥——你们能消停会儿不。”

  你睁着死鱼眼看着两个小男孩爬树。然而他们并不理睬你,其中一个年纪较长的还嘲讽地笑了一声。

  冷静,你是个三观很正的人。

  你这么在心里告诉自己。

  这两个男孩是谁想必也不用多说了。关于你和他们的相识,以及为什么和他们混得这么好,其实都是你初来皇宫时某雷觉得太无聊又听说了皇宫来了一只肮脏的小老鼠对你挺感兴趣的就来找你了,后来发现了你和皇宫其他人截然不同的性格就挺自然地接受你让你和他一起混了。过了段时间某雷见到卡米尔后,又像丢玩具似的把你丢给了卡米尔那边美名其曰保护他。

  保护你个大猪蹄子。什么烂借口。让一个女孩子保护一个男孩子?未来智商高出奇的海盗团军事?

  思绪逐渐回到现实,你重新定神看向那棵挂着两人的树,然后发现卡米尔似乎要摔下来了。恩,要摔了。

  在两个小男孩惊慌之余,你叹了口气以被训练出来的速度冲过去公主抱了掉下来的卡米尔。

  “小殿下,没事吧?”

  他红着脸呆呆地看着你,然后挣扎着跳出你的怀抱跑到了雷狮身边,死活不肯看你一眼。

  哟呵,真是个纯情的小可爱。

  你:日常痴汉未成年

  (二)

  时间相处越长,你与俩人的关系也愈渐浓厚。不知不觉,到了卡米尔第十四个生日了。

  你也不是一直跟着雷狮他们跑来跑去的,也有自己的活动时间。因为在皇宫交情好的也就他俩,你闲的没事干就会准备准备他们的礼物啥的。比如说上次雷狮十六岁了你送了他一把花,卡米尔十三岁时你送了他一顶独特的原谅帽。
 
  “啧,这差别待遇可不要太明显。”

  雷狮双手抱臂站在一边,嫌弃地边说边看着你递给了卡米尔一块红围巾。

  虽然还没到冬天,但面对卡米尔你总克制不住自己的母(chi)爱(han)之心,你直接把他未来的象征性衣物给现在弄了出来。

  卡米尔看起来挺开心的样子,虽然不会表示得很明显,但那双尚且不会遮掩的蔚蓝色瞳眸中闪烁着光芒,唇角的弧度微微上扬。

  “谢谢。”

  你:啊,未成年真可爱。

  你还想着想和卡米尔多聊会儿天继续把雷狮晾在一边来着,旁边那人似乎看出了你的心思,走过来揉了揉卡米尔的头就牵着他朝门外走,完全忽视了你。你气急,双脚一迈,跟了上去。

  你们去玩了,说得难听点就是逃了,逃出皇宫。

  不用再看着富丽堂皇的宫殿以及人们对你至今未改的鄙夷神色,外面热闹的集市以及新鲜的空气都让你感到高兴。

  走在街上,你不由自主地东张西望,一连撞到好几个人。在你又撞到一个肌肉大汉,得到对方的怒瞪后,你的右手被一股力量拉了过去。你转头。

  “卡米尔?”

  他确认你没事后,轻叹了口气,拉着你跟上雷狮的脚步,小男孩冷静的声音从前方传来:“牵好我,不要松手。”

  你满眼都是笑意,不时用余光看着自己被牵住的手。

  前提是,我得挣脱得开哦。

  (三)

  在那天卡米尔生日晚上,你坐在皇宫的草坪上,仰头看着那片浩瀚无垠的星空,面无表情。

  夜晚是挺宁静的,你很喜欢,睡不着、有心事时你就会悄悄跑出来看星星。自从你来到雷王星后不知不觉就多了个这个习惯。

  一阵微风吹过,你勾起一抹毫无温度的笑容,似是自言自语:“今晚星星真漂亮,很亮啊。”

  周围一片沉寂。

  “我不是个什么有志向的人,所以我会选择一个人,赖在一块儿地,就这么呆在这儿孤身终老。那样我就会很满足了。”

  “……”

  “所以,你们准备好动身了吗?”

  你扭头,笑意吟吟地看着沉默不语的卡米尔。

  那夜,两个孩子离开了,走上了海盗的道路。

  (三)

  你有一个秘密,从你穿越开始。不管是谁,你都没有倾诉过。

  你对感情看得很淡,却又莫名的重视。在你平淡地漠视一切时,却偏偏会留意一件物品或一个人。也许是思念成疾,又或者不是,你与每个世界的人们对话交流时,心却不住地回到了自己的世界。那个时候,可是和平多啦。

  但来到这个世界时,你本以为你会和之前一样无常地度过平淡的一生,再孤老死去。不过目前似乎有了偏差。那个叫卡米尔的孩子,不知何时已经占据了你一半的心房。

  天气转凉了。

  在他们离开的半个月后,你抬头望着雷王星阴沉的天空,笑了笑。

  (四)

  “哎呀,好巧。”你眯起眼睛,脸上是欣喜的笑容,“居然会在这里看见卡米尔呢……”

  你参加了凹凸大赛,成功地混过了预赛,直到现在处于迷宫星,你也是才引起了曾经“故友”的注意。

  你笑嘻嘻地看着面前自己也梦萦过的男孩脸上闪过一瞬间的错愕,在瞧到他恢复平静的表情后,笑容弧度变大。

  他伸手拉低了帽檐,躲在阴影中的瞳眸已看不出曾经的清澈。
 
  他不轻不重地叫道:“迈莉。”

  接着便没了声响,心中各怀鬼胎的两人心知肚明,这种情况已经不可能像以往的友人一样叙旧了。

  卡米尔本是以为你是“单纯”地路过,见你半点不动的姿态,顿时戒备了起来。

  “唉,真是令人伤心。你竟然如此防备我吗?”你故作无辜之态,垮下笑容捂脸小声啜泣,藏在手指下的眼中饱含病态的满足与狠戾。“我毕竟是和卡米尔你许久未见了呢。”

  “你变了很多。”他说,“变成了我不认识的样子。”

  你莞尔一笑,抽出腰间的小刀冲上去朝他刺去,意料之中,被躲开了,并且被他躲过小刀毫不犹豫地扎在了你的肩膀上。

  你像是没有感受到痛觉,饶有兴趣地对上他那双毫无波澜的眼眸。

  “你也变了很多,并不亚于我啊。”

  你咧嘴一笑,猛然抽出肩膀上的小刀,抬腿踹向他,没有成功。被他躲开了。

  在你正与他处于对峙的僵状时,一道熟悉的声音传到你们的耳里,话语中像淬了毒的匕首一样的凶狠无法忽视,暴露出的信息一样无法忽视。

  你看了眼自己的终端,像个没事人一样。

  “唉,居然被挂了。:(”你抬头看向对面人,“我们现在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了呢,卡米尔。”

  他只是凝神看着你,没有作话。

  你见状,无奈地叹了口气,将小刀收好,抬手作投降状。

  “那么,就请让我保护你吧。卡米尔殿下?”

  (五)

  你的目的达到了一半。

  笑眯眯地走在前方,发现了窜出来的参赛者后,你不禁一挑眉。

  “诶,真的有人呀?”

  故作惊讶。

  不止一人,他们像是串套好的,只有两人攻击你,其余的人则全部去包围卡米尔了。

  可怜,但是很有趣啊。

  你没有管向你发动攻击的参赛者,没有控制力道的一脚将两人踹开,你抽出小刀精准地扔到了攻击卡米尔的参赛者们身上,但这不是致命一击。

  显然发现了这个问题,卡米尔看了你一眼。走到倒地的参赛者们面前,要补刀的时候,几人身上散发出不明的黑色气体。

  “?”

  棘手了。

  笑容消失,你眼神一凛,跑过去拽过卡米尔。下一秒同时验证了你不祥的预感,黑气包裹着你,吞食着你的生命力。

  这种痛苦并不是文字能够体现出来的,你只感觉被包围住的那一瞬间大脑空白,似乎被夺去了思想,身体不受自己控制,电脑仿佛在被蚕食。一点一点的疼痛侵入你的神智。

  用最后仅有的一丝理智看向那个惦记了很久的少年,见他想要解救你却被萦绕的黑气打断时,你无力阻止他,无力警告他不要过来。最后,感觉自己快被榨干时。你艰难地蠕动嘴唇,冲他一笑。

  “再见。”

  再见啦,卡米尔殿下。

  (六)

  你曾经有一段令人怀念的回忆。那个让你魂牵梦绕的少年活在了过去。

评论

热度(3)